美前财长:中国对世界经济太重要 不可能受人摆布|框架

  • 日期:12-30
  • 点击:(1181)


前美国财政部长保尔森:不要用军事思维看中国

美国《达拉斯晨报》 10月27日文章,原标题:保尔森说我担心美国总是用军事思维看中国

问:你如何描述当前的美中关系?

A:我们与中国有战略竞争关系。不可否认 的确,美国担心中国的选择和行为。 但我也担心美国对美中关系的看法正在变得军事化。

40年来,两国间的经济一体化一直被视为抑制安全竞争的一种力量。 但是现在,国家安全问题几乎已经渗透到两国经贸关系的各个方面,造成了几乎所有其他的问题。从投资到科学合作,现在从军事思维、国防要求和军事竞争的零和“输赢”的角度来看待它们。

当你战斗时,你要么赢,要么输 但是商品或服务贸易对双方都有利。 因此,这种美中关系的普遍军事化是有问题的,因为它导致几乎每一个双边关系领域都从零和和战场上“输赢”的角度来看待。

问:美中竞争的核心挑战和风险是什么?

答:科技竞争是美中关系的核心挑战。它模糊了经济竞争力和国家安全之间的区别。 最大的风险是,我们孤立了美国技术,创造了一个“经济铁幕” 这将导致美国公司不再参与国际科研合作和供应链。 如果是这样,美国将放弃其设定全球标准的角色,其创新引擎将失去其最具吸引力的投资目的地的地位。

我还担心美国最终会为了孤立中国而孤立自己。 许多国家在中国问题上与美国有着相似的观点,但它们不会采取美国的对策。 尽管中国经济正在放缓,但它仍然是增长最快的主要经济体,没有一个国家,包括其美国盟友,能够脱离这样一个大国。

q:我们是在走向另一场冷战吗?

A:我认为把当前的形势称为“冷战”是没有用的,也不准确的 中国确实是一个竞争对手,也是一个非常强大的竞争对手,这与我们以前遇到的情况不同。 中国的政治制度、意识形态和安全目标与我们大不相同。 但是中国已经融入了全球经济,这是苏联从未有过的。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制造国、主要的资本出口国,也是一些地区基础设施建设的领导者。 这也与苏联最初的挑战大相径庭。

q:美国应该如何应对?

A:如果我们想更好地应对竞争和挑战,我们必须首先从国内做起,需要在美国军事、教育、科学和工程领域加大投资。 其次,我们需要伙伴和盟友 第三,有必要为与中国的关系确定一个有利于美国人民的新框架。

q:新框架对美国人民意味着什么?

美国人想要安全和繁荣 所以问题是,与中国的什么样的接触能给我们带来这些 与核武器国家无休止的对抗不会带来安全。 如果与第二大经济体展开无休止的贸易战,就不会有繁荣。 如果我们强迫其他国家,特别是盟国,在我们和他们之间做出选择,我们也不会得到这些。

我们需要一个新的美中关系框架来反映双方不断变化的利益。 中国现在是一个大玩家,它的行为应该反映这一点。 同样,美国应该认识到,中国对世界经济来说太重要了,根本不能被操纵。 (作者亨利保尔森是美国前财长,乔衡译)

点击进入主题:

中美经贸咨询

责任编辑:吴金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