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力度未减

  • 日期:12-06
  • 点击:(1132)


M2经济增长的下滑反映出去杠杆化已经取得了成效。同期,社会融资规模保持稳定增长

对实体经济的金融支持力度没有下降

2017年M2增长的下降反映出在持续去杠杆化和强有力监管的情况下,银行资金的使用更加规范,金融部门内部资金的流通和套汇持续减少。 当前的货币信贷和经济运行状况为积极去杠杆化提供了一个更好的时间窗口。 随着去杠杆化的深化和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进一步回归,2017年底,M2的增长率可能会低于过去的点,广义货币(M2)的增长率将创历史新低,同比增长8.2%。 自2017年以来,M2的增长率已经放缓,几个月内保持在9%左右,几个月内甚至下降到9%以下。

观察过去十年的M2增长率。在2009年达到28%的高位后,M2在中国的增长率近年来持续放缓。

短期内,M2增长率的变化受季节性因素和监管政策的影响很大。然而,考虑到过去10年货币结构和金融创新的变化,M2保持低增长率可能是正常的。

M2 2017年同比增长8.2%

强劲的去杠杆化和监管拉低了增长率

从短期来看,去杠杆化和强有力的监管使M2处于低水平。 自2017年以来,在去杠杆化形势下,一系列金融监管政策出台密集,要求金融机构严格控制杠杆率,禁止过度期限错配,禁止监管套利等。 例如,2017年底,针对资产管理业务中的多层嵌套、杠杆不清、监管套利和刚性支付等问题,制定了统一的标准规则。针对“现金贷款”的混乱局面,我们明确了原则底线,提出了有针对性的整改措施。

在强有力的监管下,金融机构开始积极调整资产负债结构 过去几年,银行购买非银行机构发行的资产管理产品较为普遍,资本空转移现象更加频繁,导致存款增加,从而推高了M2的增长率。 随着金融监管的加强,银行开始通过资产管理等项目收回投资于非银行机构的资金。资金的“内部流通”减少,这减缓了M2的增长率。 2017年底,M2增长率的进一步下降更多地与季节性因素有关。 2017年12月,由于前期贷款快速扩张,年末银行贷款及其他资产增速合理放缓,存款衍生度也相应放缓,导致M2 2017年同比增长达到8.2%的历史低点

关于M2经济增长放缓,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处处长阮蹇宏解释说,2017年底M2经济较上年有所下滑,主要反映了去杠杆化和金融监管持续加强的情况下,银行资金使用更加规范,金融部门内部资金流通和套汇减少。

根据央行的初步计算,2017年,金融机构的银行间业务、债券投资、股票和其他投资同比增幅较低,M2的跌幅超过4个百分点。 与此同时,货币持有者的变化也证实了这一点。 2017年底,金融机构持有的M2增长7.2%,比M2整体增长率低1个百分点,而家庭、企业和机构持有的M2增长快于M2整体增长率。

货币结构变化

显着下降的指标意味着

M2增长大幅放缓,市场上的货币减少,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减少了吗?阮蹇宏认为,总体而言,金融部门内部资本流通和嵌套的减少导致了存款的减少,这有利于金融机构的稳定运行、系统性风险的降低和资本链的缩短,不会对实体经济产生很大影响。

从数据来看,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并没有减少。 相关社会融资规模数据显示,社会融资规模增长相对稳定。 2017年,社会融资累计增长19.44万亿元,比上年增长1.63万亿元。 其中,对实体经济的人民币贷款增加13.84万亿元,同比增加1.41万亿元

“当M2增长率趋于下降时,社会融资规模将保持相对较高的增长,这可以在确保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同时防范和控制金融风险。 中国人民银行工作人员、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所执行副总裁盛松成也表示,M2经济增长的下滑反映了金融部门去杠杆化的有效性,是在经历了前几年的高增长后回到了合理水平。 社会融资规模增长率保持稳定,表明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没有减弱,实体经济流动性没有受到金融去杠杆化的太大影响。

然而,随着近年来中国货币结构的变化,M2的指数显着下降 近年来,金融创新发展迅速。除了商业银行之外,居民和企业也增加了储蓄方式,如表外银行、货币基金、互联网金融存款和各种资本管理项目。 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6月底,余额宝达到1.43万亿元,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货币基金组织。 盛松城表示,这些金融产品具有很强的货币属性和快速增长,但许多还没有计入M2 此外,大量企业和居民选择以货币资金和其他存款以外的形式储蓄,银行存款来源不足,负债压力增大,衍生贷款能力下降,所有这些都导致M2增长率下降。

海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蒋超表示,在金融创新快速发展的时代,货币形式发生了巨大的结构性转变,新的货币规模保持了较高的增长率,因此传统的M2货币增长率统计数据似乎逐渐失灵。

特别是随着近年来互联网金融的发展,这些机构吸收的资金转移了本应存在于银行并反映在M2的资金。 据中国互联网协会统计,截至2017年6月底,全国个人P2P贷款平台贷款余额为1.13万亿元,2016年底为8034亿元,2015年底为4395亿元,2014年底为1036亿元。 与此同时,盛松城认为,本地债券发行的减少也减缓了银行债券投资,从而减缓了M2的增长。

影响因素将更加复杂

低增长率或将变得正常

在现有统计口径保持不变的情况下,M2可能难以回到过去高增长率的时代。

截至2017年12月底,中国M2余额已达167.68万亿元。 十年前,M2的余额只有40万亿元左右。 由于基数较大,M2经济每增长一个百分点,就需要比以前多得多的资本。

从过去10年的趋势来看,随着M2均衡的快速增长,增长率也在逐渐放缓。 M2增长率在2009年达到28%的高点,然后开始向下波动。 2014年,M2的增长率也降至11%左右 自2016年以来,M2一直波动在11%以下

“据估计,随着去杠杆化的深化和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进一步回归,M2的增长率可能会低于过去成为新常态。 阮蹇宏认为,与此同时,随着市场的深化和金融创新,影响货币供应量的因素更加复杂。 例如,货币市场基金的快速发展可能会继续转移存款。 “M2的可测量性、可控性和经济相关性也下降了,因此没有必要过多关注和解释其变化。 ”阮蹇宏强调道

回顾历史,2016年前的主要基调是金融创新导致银行表外和非银行金融产品吸收的资金量快速增加,货币结构从表内转向表外,M2增长放缓。蒋超认为,这一转变在2017年放缓,削弱了对M2经济增长的影响,但更严格的金融监管导致货币创造减少,M2经济增长大幅下滑。 2018年,情况甚至更加复杂。一方面,实施了各种金融监管政策,银行通过非银行渠道创造货币的渠道被完全阻断,货币创造活动可能进一步放缓。另一方面,对银行财务管理、非银行机构和互联网金融的监管和约束有利于资金从银行的外部资产负债表向内部资产负债表的回流,这种结构性转移具有助推M2的作用。 蒋超认为,货币创造活动的减少可能成为主导力量,M2低增长或高概率事件。

关于M2 2018年的增长率,盛松城认为,金融去杠杆化在2017年取得了显着成效。这一因素在2018年不会像2017年那样明显。预计M2未来的同比增长率将趋于上升,社会融资规模与M2增长率之间的差距将逐渐缩小,M2增长率可能在2018年回到10%以上。 (记者陈郭靖)